您的位置:

首页>玄幻仙侠>牝魔降世

牝魔降世

第一话 灭门

“小姐,您醒啦?”
玉枕绵软,暖帐浮香。
媛府家千金于闺房中悠悠醒来。
帐是千裏罗纱帐,床是百炼红玉床。人是媛府家最最金贵的大小姐。
大小姐年方十岁,手纤脖细,腰直臀扁,正是发育之时,女人味还未能显现。
胸前一对小尖乳,才刚冒了个头,两点鸡头肉娇嫩粉豔,甚至比同龄人还稍有不如,只比男童略强。
脸颊微圆,如稚孩之态,双唇嫣红,似樱桃一点。小手揉了揉睡眼,掀开了被子。
唯一比同龄人强的地方,也显露了出来。
小姐的两腿之间,露出一团阳刚巨物,本应长在男人身上的东西,却从小姐两腿之间垂下,粗胜儿臂,直如长了第三条腿一般。龟头被耻皮半裹,只露出一点粉红,显得十分可爱。
巨根与两腿之间,则是一团硕大的老卵,尺寸惊人,看起来沈重不堪。
小姐的非常之处,还不止于此,最最奇特之处,在于屌有两根,而卵有三颗!
左右两根巨屌,根根俱有一尺五六,甩蕩起来,甚至过了膝盖。三颗老卵,亦直直有半尺大小,更胜过寻常男儿拳头!
(一汉尺=23-25厘米。七尺男儿即爲1米六出头。爲方便计算,此处取25厘米。)
卵皮松软光滑,几无褶皱,看起来竟有些可爱。
小姐这对巨屌,勃起之时,甚至能达两尺,左右直径,亦有四五寸之巨,比小姐的大腿更加粗壮,十分骇人。
小姐抿了抿嘴,侍女立刻端上清茶,给小姐漱口润喉。小姐将第一口茶吐去,侍女便又奉上第二盏,小姐方始咽下。
房中侍女都对小姐胯下的巨物无半分惊讶,似早已见惯了一般。待小姐下床,便服侍小姐梳洗更衣。
衣是百花罗袄裙,鞋是流仙踏云履。宽袖抹胸,露出胸前一片白皙来。
“小姐,今天也要竖起来麽?”侍女围上抹胸之前,轻声问道。
“不用,就让它垂着吧。”小姐答之。
小姐的抹胸花裙又与别人不同,前方行至腰下,便左右分开来,如同轻纱云屏,半遮半掩,让屏中垂下小姐的巨物。硕大的一对男根和三颗实心睾丸,都在云屏中轻轻摆动。
男根两侧的女童幼腿上,则穿着纤袜。
这是小姐的发明。以充满弹性的轻薄纤维密密织成,从足尖开始,将脚踝、小腿细细包裹,一直到大腿根,刚好勒在睾丸两旁。将两腿包裹得顺滑无比,美豔绝伦。只是穿上双腿,都让人浑身发麻。媛府中对此无人不喜。
粉白宽袖,粉红长裙,淡紫丝带,嫣红丝袜,装点出娇滴滴、柔弱弱一位粉嫩小姑娘。
这位就是媛府千金,媛莹蓉。
媛莹蓉出生于定朝媛府前,已经曆了两世。
第一世身处地球,是一平平无奇的少年,机缘巧合之下,穿越到了一个叫做魔渊的奇妙的时空。
这在魔渊的第二世,却是一位夺天的魔王。但在与别的魔王争斗之中,却不慎陨落,从而来到了这个世界。
魔王残魂不灭,朦胧之间,投生到了媛府三小姐腹中。
媛三小姐未婚先孕,十月怀胎,生下这样一位奇怪的少女来。
“小姐,您真漂亮!”
侍女看了看梳妆完毕的媛莹蓉,不禁夸赞道。
“每日都见的,有何奇怪?怎麽,一大清早的,就按捺不住了?”媛莹蓉眼睛一斜,娇声说道。明明声线童稚未脱,正是十岁女童的柔音,语气却十分老成。
侍女赶紧低下头,眼睛却偷偷望向小姐云裙中露出的巨物,眨眼间,两颊已爬满红晕。
“急甚!晨起第一泡精,惯例是要给母上的。随小女去向母上问安!”
莹蓉的母亲,正在此屋隔壁。莹蓉打过招呼,即掀开纱帐,走入进去。
媛家三小姐媛箐,正坐在桌前,由侍女梳理头发。
“娘亲!”
莹蓉见了母亲,露出孩童的稚嫩模样,向母亲扑去。
媛箐年纪二十有八,正是豔丽时节,生的杏眼柳眉,明媚动人。她端坐凳上,两腿并拢,腿间也露出一条巨根来,与女儿的相比也不遑多让。
而与女儿不同的是,在雄伟的巨根之上,媛箐的肚子高高鼓起,似乎怀有身孕,又比有身者更甚之。腹围竟比将産之妇还大了几圈,异常饱满丰润。
一对乳房沈甸甸的,涨满了奶,轻轻放在肚皮上,就像是三个皮球一般。
媛箐身着酒红色轻纱睡裙,将肥美可人的身子囫囵罩住。裙衫裹住香肩,又向前兜住乳房,在乳房下以丝带横係。然轻纱半透,遮住了半爿乳肉,却遮不住成熟的乳晕。透过淡紫薄纱,可以清楚瞧见媛箐那掌心大小的黑紫色乳晕。
乳晕中心,两颗乳葡萄浑圆鼓胀,大小赛过拇指,似乎只要轻轻一咬,就能喷出香甜的奶水来。
睡裙从前方垂下,将媛箐硕大的肚子也遮罩其中,半透之间,犹如一颗巨大的肉西瓜,从中还突起一朵漂亮的肥脐来。
这睡裙也如莹蓉的装束一般,行至腰下,便左右分爲两半,免得遮挡了中间的雄伟阳物。
媛箐的双腿上,也早已穿好了酒红色百绣纤袜。纤袜丝滑柔顺,一直拉到媛箐丰满的大腿根,将一双玉腿勾勒得无比动人。
身爲孕妇,媛箐腿根肥壮,但向下却匀称收窄,小腿纤细,脚踝只盈盈一握,看起来绝不肥胖,反而万分丰满魅惑,娇媚多汁。
“乖女儿,等娘梳妆先。”媛箐搂过宝贝女儿,爱怜地亲了一口。
“不嘛!我现在就要!”莹蓉不複先前的老成,向母亲撒起娇来。只有面对亲生母亲,她才有如此放松的一面。
“你这孩子,真是片刻也等不得!”媛箐嘴上埋怨,身子却在凳子上微微后挪,将肥美的屁股从凳子上挪了出去。
随后媛箐拍了拍自己的大肚皮,说道:
“燕莘,起床了,姐姐来看你了。”
媛箐肚子裏的,是自己和女儿莹蓉的情爱结晶,名叫燕莘,如今已经八岁了。
莹蓉身爲魔王转世,天赋异禀,才方一两岁时,就已经将自己亲身母亲破处,在生母肚中留下了自己的种子。
燕莘既是莹蓉的女儿,又是莹蓉的妹妹,和媛箐一起,是莹蓉最亲最亲的家人。
她足月之后,并未降生,被莹蓉以特殊功法留在了媛箐肚中。平日裏都在母亲肚中生活。如今已是八岁孩童,身形渐长,才让媛箐的肚子显得硕大无比。
莹蓉见母亲撅出屁股,嘻嘻一笑,转到媛箐身后,掀起母亲的睡裙裙摆,扶起自己的两根巨屌,从下方向母亲的蜜穴探去。
娘亲的蜜穴是莹蓉从小就肏惯了的,轻车熟路,只是在洞口随便划拉几下,沾上淫液,纤腰一顶,便将腿粗的两条巨根深入到了娘亲的屁股缝中。
“啊!——”莹蓉动作粗糙,顶得媛箐娇咤一声,“真是的,你这孩子,一点也不疼惜娘亲……明明自己也是女孩……”
“娘亲您身经百战,哪裏还怕女儿这麽一捅。燕莘!起床了!”
莹蓉一边说着,一边用小手“啪啪”地拍着娘亲的屁股,拍得软肉蕩漾,连旁边给媛箐梳头的侍女都脸红起来。
“哎呀……我还没睡醒呢……”
媛箐的肚子裏传出瓮声瓮气的小孩声音。媛箐的肚皮翻滚了几下,裏面似乎有什麽东西在活动。
燕莘在娘亲肚子裏翻了个身,感觉到有一根滚烫的棒状物体挨了过来。
“诶?姐姐,已经到了吗?”
“燕莘,搞快点,姐姐我已经忍半天了!”
莹蓉把脸贴在媛箐背上,对娘亲肚子裏面喊道。
“知道了知道了……”
肚皮裏传出慵懒的声音。媛箐的大肚子又开始活动起来。媛箐擡起双手,让侍女们左右搀扶住自己,咬住嘴唇,忍受着阴道和子宫裏传来的阵阵快感。
燕莘在肚皮裏调整着姿势,转动身体,将自己的小穴对準了姐姐插进来的巨大龟头。
这龟头差不多快有她腰那麽粗了。
“……对準了,姐姐你自己进来……我还想睡……”
“这麽懒可不好啊。”莹蓉随口说道。一边扭动腰肢,找準方位,继续将两条巨根往蜜穴裏送去。
娘亲的肉穴肥嫩多汁,异常饱满,轻轻松松就将莹蓉的两条巨根吞没。巨根继续深入,在娘亲肚子裏又顶开了第二个肉洞,燕莘的娇嫩小穴。
燕莘适才八岁,体格幼小,莹蓉的巨根几乎有她身体那麽粗大,插入她体内,却似乎不怎麽费力。她只是微微挣了几下,扶正双屌,让大屌进入得更容易一些。
莹蓉慢慢推动娇嫩的小屁股,将巨根整根没入了娘亲的肉穴中。
这样一来,两根肉棒,就将自己的亲生母亲和亲生女儿,全都捅了个对穿。
“燕莘,别睡了,记得姐姐教你的法门吗?”
“哎呀……没问题……姐姐你最棒了……”燕莘在媛箐肚子裏含含糊糊地说。被姐姐的两根巨屌顶到了胸口,她却还想继续睡觉。
“那我要开始抽插了喔……”
莹蓉一边提醒着,一边开始活动腰部。
这是媛家的特别修炼法门——《醉情功法》!
媛莹蓉降临此世,不但保留了前两世的记忆,还保留了所有的知识和一部分魔力。
这个世界以武立家,媛莹蓉于是自创了一套特殊功法,将其称爲《醉情功法》。
这套功法以情入武,须以交合之术,多人合练,情意越浓,则修炼越快,越是高潮,功力越是突飞猛进。练到极緻,不逊于当世任何一门武功,甚至可倒转轮回,逆天改命!
世上最浓的爱,莫过于母爱。媛莹蓉与自己的母亲、女儿合练,正是这世上修炼最快的不二法门。
媛箐胯下的一根大屌,也正是醉情功法的産物。欲醉情,必先御情,修炼醉情功法者,得师门相助,可以改变情意交合之处的形态,令牝门柔媚,淫肉灵活,体态丰美,仪容娇豔,甚至女子也能生出大屌来。
媛箐的这根大屌,得女儿亲自栽种,长得是无比雄壮,八面威风,远超正常男儿限度。若非同样修炼醉情功法的女性,甚至都无法容纳这样的巨物。
而媛莹蓉自己的巨根,则更加强盛,足足有两根三蛋,明明是娇柔的幼女身段,胯下却有这样雄伟的怪物,哪怕府内见怪不怪的侍女们,每次交战,也都啧啧称奇,连连叫好。
媛莹蓉对亲妈和女儿一顿猛插,插得两人娇喘连连。女儿燕莘在母亲肚子裏伸出四肢,隔着自己的小肚皮,抱住姐姐的大鸡巴,在母亲的子宫裏浪叫不已。声音从子宫传出,像是隔着一层棉被一般。
燕莘被捅得左摇右晃,力道也同样传到了媛箐的子宫上。媛箐身体前倾,扶助左右侍女,阴道和子宫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强烈快感,也忍不住放声大叫起来。
“哎哟!……我的亲女儿哟……你这双根齐上……爲娘如何……啊——!……如何禁受得起!……实在是……爽煞娘也!……”
媛箐肚裏,也同样传来燕莘的娇呼。小女孩被母亲子宫包裹,声音发瓮,听不真切,但叫得响了,倒也依稀可辨。
“姐姐!……你这……啊——!啊!!……你这双根同入……女儿……女儿肚子都快被你捅烂了!……啊!……啊啊啊啊!——!……”
肚裏肚外,母女两人,一同跟着莹蓉鸡巴的节奏,大声浪叫,场面异常香豔。周围的侍女看得面红心跳,不少人也将双手伸向了两股之间。
媛家的侍女也都修行醉情功法,不少人也长出了男人的物事。个个都穿着露出下体的裳裙,大腿上裹着晶亮的丝袜,相互抚慰起来,简直满屋春色。
莹蓉顶着娘亲的大屁股,猛烈输出了一两百下,才把腰一挺,狠狠顶进肉穴深处,将早晨的一泡浓精,用力射在了女儿燕莘的八岁子宫裏。
莹蓉的射精量十分惊人,将燕莘的肚子高高顶起,把媛箐的子宫塞得更满了。
莹蓉抽出霸气巨屌,燕莘赶快夹紧双腿,把小娘亲的精液留在自己的小肚子裏,慢慢消化。
这就是燕莘一天的零食。燕莘在媛箐肚子裏,没事就能自己掏一把精液来吃,吃不完的,则在自己肚子裏慢慢炼化。
等高潮的余韵渐渐平息,侍女们给自己梳好头发,擦干香汗,媛箐才擡起双腿,让侍女搀扶,挺着大肚子站了起来。
媛箐被狠肏了一轮,自己的鸡巴末端,也流出少许白浊来,滴在自己的丝袜上,看起来无比淫蕩。
侍女帮媛箐吮干净鸡巴末端流出的精液,将丝袜也都舔舐干净。
女主人的精液母性十足,有一种母亲的滑嫩浓香,是侍女们人人喜爱的珍宝。
而媛莹蓉,给母亲问安以后,早已离了房间,往大伯住处走去。
自老太爷和太夫人过世以后,媛府都由大伯夫妻主持和打理。媛箐虽生育一女,却并未出嫁,故仍是在媛府生活。媛莹蓉问候母亲后,例来是要再给大伯一家问安的。
才经过花廊,早有人将莹蓉一把扯住。
“莹蓉!急着干什麽去呢!”
那是一名娇豔女子,二十一二岁年纪,眉眼与媛箐十分相似,但年少了几岁,显得更加青春活泼。
她偏偏梳着一朵随云髻,松松裹着一件细纱衣,裙裳淡紫,香唇鲜红。裙腰高高,直遮过奶;两袖款款,挥之有情。白白一片胸膛,细细两条锁骨,齐齐裸露在外。秀肩披巾,巾有彩云之姿;长裙曳地,裙有百鸟之丽。
裙到小腹下,同样有云门开口,露出两颗炼铜丸,一根金刚棒来。
这金刚棒不是垂在股间,而是向上笔直竖起,插入衣裙之中,直入双乳之间,却在抹胸中央,露出半个龟头来。
衣裙正中,撑出一条硕大的龙根形状。双乳被抹胸长裙裹住,正好从两侧将龟头包裹。
她肚腹平坦,并无身孕,两条玉腿,自也比媛箐细了许多,穿着绯紫色丝袜,看起来苗条秀丽,又是另一种风情。
过了胯下,长裙又重新合起,遮住美腿,只露出中间一扇圆圆的云门。看起来十分别緻娇豔。
这是媛箐的小妹,媛霏。在媛家兄妹中排行第五。尚未出嫁,便也在家跟莹蓉修习醉情之法。
“小姨早安!你扯我做什麽,我正要去给大伯问安呢。”莹蓉答道。
“急甚麽!先陪小姨耍一手先~”
媛霏纤纤素手将嘴一掩,轻笑道。
“怎麽一个二个都这麽猴急,你给大伯问安了麽?”莹蓉也笑道。
“还没呢,你先陪我耍一手,我们再同去,耽误不了多少功夫~谁让你给小姨整了这麽个大冤家呢?”
媛霏嘻嘻地笑着,指向自己胸前露出的马眼,轻轻动了动身子,将腿间的两颗大睾丸甩了两甩。
见到娇小可爱的莹蓉,媛霏的鸡巴已经微微鼓胀,隐隐有了昂首向天之势,媛霏伸出玉指,在自己胸前轻轻一抹,就从自己马眼上扯出一条晶亮的丝线来。
“几时不能耍。非要此刻猴急。”莹蓉微微歎气,稚声说道,“也罢,谁让我有这麽个小姨呢?”
“就知道莹蓉乖巧懂事~”
媛霏掩嘴一笑,伸手从云门探入裙中,扯住肉棒尾部,向下一扯,便将一条滚烫的肉棒,从双乳间扯了下来,从衣裙的云门中伸出。她略一整理衣衫,一把抱起小侄女,放到一旁山石上,作势吻到了一起。
媛箐性子和蔼,又身爲人母,虽则美豔,但更显柔情。而媛霏在兄妹五人中年纪最小,身子苗条,又爱打扮,比媛箐还要浪蕩几分。与她深情交吻,香舌缠绵,又是一番风味。
媛霏一边将舌头伸进侄女口中,一边扶起侄女的双腿,自己则调整金刚棒方位,瞄準了侄女的紧窄小穴。
两人的衣服都前有开口,十分便于交合,不需脱衣,便可行事。莹蓉的小腿一被举起,幼女的紧窄小穴便就在巨屌的下方。莹蓉方才十岁,小穴便如一条小缝一般,娇小无比,十分可爱。
而媛霏的金刚棒也不比莹蓉母女小上多少。让人担心这般巨根,到底能不能塞进那样一条小缝中。
但两人激情深吻,腰腹却是轻车熟路,稍一动作,已经将彼此对了个準。媛霏把龟头抵到莹蓉的小缝上,屁股转了两圈,然后一用力,便将那巨大的龟头捅进了莹蓉的幼女小缝之中。
“啊!小姨!”
莹蓉小缝被这般撑开,不但没有吃痛叫停,反而扭动细小的腰肢,将身体向下坐去。
只见媛霏的龟头在莹蓉小腹顶起老大一块,随后不断向上深入,将莹蓉整个肚子都撑得鼓了起来,一条铁桩直顶到莹蓉胸口,将莹蓉的粉嫩小乳都顶得快要变形,这才微微回撤,抽插起来。
一个春意正浓,一个腹中正空,两人势如水火,交在一处,便生出万般情愫。一个如践仙途,一个如登大宝,爽得是不可胜道,只能齐声叫好。
“莹蓉小宝贝!……亲闺女!……你这小穴……真是妙得紧!……小姨爽得……简直要死了!……”
“小姨!……对!……就是那裏!……啊——!……小姨你好厉害!……小侄的淫肉……都被你顶烂了!……啊、啊!……”
“嘿!我一番好找,你俩却在这裏做事!”
突然一个声音响起。
莹蓉扭头一看,花园那头走来一位青年男性。正是四叔媛慎。
这四叔媛慎,于习武之道,没什麽天分,但性子油滑,爲人机灵。比三小姐媛箐只小两岁,如今不到二十七,却已留起了几缕胡须,故作老成。
他也不管两姨侄快活,径直来到莹蓉身边,问道:
“莹蓉贤侄,你说我这宝贝……还能否再变大一些?”
他衣袍之下微微鼓起,隐隐有巨龙之相。但比起莹蓉、媛箐、媛霏等人,终究还是小了几分。
莹蓉也不管小姨还在自己体内抽插,如同一根树桩在自己胸腹间来回,将自己肚皮顶得彻底变形,鸡巴和睾丸在上面四处乱甩,不时打在媛霏的肚子上,只管扭过脸答道:
“四叔,这醉情功法与女性更合,男性修炼,只能循序渐进,急也不得。”
“四叔知道,就是想问问……可还有什麽特别的法门没有?”
这边媛霏兴緻正高,抱着侄女的细腰,在莹蓉的肚内狂沖猛刺,嘴裏不断发出娇喘。莹蓉直如没事人一般,继续偏头一笑,答道:
“哈哈!四叔你怎的这麽贪心!所有修炼纲要,心得秘法,我不是都抄给你了?只待慢慢修炼即可。”
“是,是。唉……”
媛慎歎了口气,伸手到袍下,掏了掏自家物事。一转身,一边离开一边说道:
“耍完了赶紧去给大伯问安,别这麽不懂规矩。”
“是——”
“是——”
莹蓉和媛霏齐声答道。
没了打搅,两人专心緻志,只管体会肉体交融的快乐,不过片刻,媛霏一口吻住莹蓉,下腹一挺,两人“呜呜嗯嗯”的,一同去了。
媛霏一边娇喘,一边慢慢抽出金刚棒来,送到莹蓉嘴边舔净。随后自己也吃净莹蓉小缝裏漏出的男精。两人手牵着手,裙间甩着鸡巴,有说有笑的,一路向大伯的书房行去。
媛家家主媛肃,比媛箐大了十岁,今年已经三十又八。此刻正在书房中翻阅典籍,研习经法。
媛霏与媛莹蓉一同来到跟前,齐齐万福,口道:
“小女给大伯/大哥请安。”
“你们来了。”媛肃别过头一看,说道,“又刚耍过?”
媛霏与莹蓉偷偷对视一眼,不敢说话。
“虽然莹蓉的功法如此,但你们也不可如此纵性。世间要事千百,怎可将精力都花在苟合之上?”
莹蓉偷偷吐了吐舌头。
作爲一家之主,媛肃性格沈肃,威严刚定,功力深厚,爱护家人。哪怕三妹媛箐未婚先孕,生下雌雄同体的莹蓉来,媛肃也并未以妖邪斩之,而是视若家人,努力爲其遮掩异常。
莹蓉的醉情功法与诸般风流事,都只在媛府内知晓。
媛肃虽诸般都好,唯一的问题就是,太过严肃死闆。
莹蓉自创的醉情功法,媛府上下都有修炼,唯有这家主媛肃一家,以太过荒唐爲由,不肯与他人交合。媛肃虽也修炼一些醉情功法中的寻常法门,但并未涉足情修,浑身功力,仍旧以媛家家传功法爲主。
虽则如此,因见媛箐溺爱,他也便对莹蓉不加阻拦。只是随时提醒则个。
“须知此法只是修炼之法,切不可沈醉其中,你们近来行事也是愈发荒唐了……连绣房内也满是精液,万难打扫……”
媛肃又是一番训诫。媛霏和莹蓉只好低头听训,大气也不敢出。
“肃哥,他俩都还年幼,何必如此严厉呢。”
媛肃的夫人沈玫,听到动静,过来劝到。
沈玫比丈夫小了几岁,如今三十五,已育有一子一女,但仍妩媚娇豔,风华不减当年。
“唉,你也不看看府上如今是个什麽样子。”媛肃歎道。
“那又如何?他们只在府上胡闹,又不曾害着谁,自己在家快活,有何不可?”
“你老是护着他们……”
“你以前告诉妾身,做人最紧要是于行有德,于心无亏。他们如何做得不好了?”
“你就是这般嘴利,我说不过你……”
待两夫妻争执之际,媛霏和莹蓉赶紧低声告退,溜了出来。
“大哥也真是的,一点也不懂情爱之道!”媛霏对小侄女抱怨道。
“大伯性情如此,也不必勉强。”莹蓉倒是看得挺开。
“接下来你做点啥?到我屋裏,我们再战三百回合?”媛霏似乎远没尽兴,鸡巴一跳一跳地说道。
“你找我妈去。我想出门散散心。”莹蓉答道。
听了大伯一通训诫,还是出门采采野花,放松一下较好。
莹蓉出门一向要换男装。
因爲腿间的两条鸡巴三颗睾丸实在太过巨大,裙裳根本遮罩不住,不管什麽裙子,总会在前面鼓起老大一坨。所以媛府中才采用前面开档的异样裙裳。
但出门可就不行了。媛府的事,可不足爲外人道。所以媛府主仆,凡是修有大屌,出门都要换做男装。奶子和鸡巴太大,不便隐藏的,甚至从不出门。
媛箐就是如此。自从长出鸡巴,怀上燕莘之后,媛箐已经多年没怎麽出过媛府了。
莹蓉虽有两世记忆,但终归还是孩童心性,时常男装出门游玩。
如今方才十岁,奶子还未发育起来,只需要用布带轻轻一裹,就能掩去胸前的微小起伏。
至于豪迈的大屌,也没什麽办法,只能兜在亵裤之中。亵裤也是府上专门制作,否则根本装不下这样庞大的阳物。
再解开少女的羊角髻,梳做书生髻,穿一身罩衫,便是活脱脱一名可爱男童了。
虽然胯下鼓胀,直如腿间夹了个瓜,但男童天生异稟,倒也还能解释。
莹蓉这几年一直如此,外面镇上居民见得久了,早已知道媛府家小少爷天生神武,胯下惊人。
媛府所在的媛家镇,就是受媛家庇护所建。家家都受媛家大恩。莹蓉看上谁家女子,便可直接让其送入府中。镇上各家都努力装扮自家姑娘,以能入媛府爲荣。
媛莹蓉对现在的生活,还是很满意的。
头一世生活平凡,上一世又爲别的魔王所败,如今这一世在媛府的生活,恬淡安详,倒是很适合修养生息。
有柔美慈爱的母亲,千娇百媚的小姨,还有无数乖巧听话的侍女服侍左右,每日生活活色生香,虽大伯和四叔有些不好相处,但也同样是相互关爱的家人。哪怕经曆过两世人生,这媛府的生活,对莹蓉来说,也简直如同仙境。
唯一不足之处,是身体转生爲了女儿之身。莹蓉第一世在地球,可是个正经的男子。
不过几年下来,莹蓉渐渐习惯,觉得这倒也没什麽不好。女子还能体会女子被肏的乐趣,和男子的滋味又不相同,甚至更爲爽利。况且自己也兼具阳器,更如此雄伟威猛,比寻常男子更快活百倍。
这样的生活,要是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……每天肏肏母亲,肏肏小姨,偶尔也被她们肏肏,人生就是如此惬意。
莹蓉在镇上随意晃了一圈,便往附近的山上走去,寻了一颗巨大的松树,躺在树下休息午憩。
与此同时。
媛府。
“都给我封起来!一个都不许走漏了!”
一帮人马径直闯入府中,前前后后,将所有府门把守牢靠。
“什麽人!岂敢在我媛府撒野!”
媛家家族媛肃大踏步走出,气势收放,所过之处,摄得来人不敢动弹。
“哟~!好大的威风啊,媛家老爷~”
正厅之中,已经集结了不少人马。媛肃刚一现身,立刻便有人出言讽刺。
“你们这是……”
媛肃一看来人形貌,心底蓦地一冷。赶紧把头一低:
“媛府媛肃,参见诸位大人!”
正厅中几人或站或立,第一位公子哥模样的,是花天宗冯胜。第二位冷面少爷,是铁刀门裴清。第三位娇滴滴的黑衣女子,是落英宗柳娇儿,第四位……第五位……
在场数人,无一不是三宗五门中人!
定朝以武立朝,名称爲朝,实则爲江湖诸多门派联手而治。其中最爲强大的,被称爲外五门,内三宗,以及,皇三派!
皇三派实力最爲高深莫测,几臻仙境,是定朝真正的统治者,很少在外露面。定朝朝野诸事,主要都是三宗五门负责执行。
媛家虽也颇有实力,但连外五门的门槛都还摸不到,只是江湖之中一个寻常的小家族而已。
如今内三宗来了两宗,外五门来三门,这麽多人齐聚媛府……
媛肃明白,这是出大事了!
“敢问诸位大人驾临鄙府,有何见教?”
面对这些大人物,媛肃不敢有丝毫怠慢。
“有何见教?哼。”花天宗冯胜轻蔑地哼了一声,他虽是一副浪蕩公子哥模样,但媛肃知道,他一手百花掌早已出神入化,他所现之处,定有无数人丧命,死者血溅百步,如雨泼墙。
人送外号:“血雨”冯胜!
“你们媛府私养妖邪,爲祸世间,我们今天就是来铲除贵府的!”
冯胜一句话说完,媛肃如五雷轰顶!
“大……大人……这其中是否有什麽误会,我媛府一向谨言慎行,行善积德,从不招惹是非……”
“豢养妖邪,还不算是非?”一袭黑衣的落英宗柳娇儿,娇滴滴地说道,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,直让人浑身发冷。
柳娇儿人虽娇媚,行事手段却颇爲狠辣,她不经常杀人,但领教过她手段之人,却都恨不得速速自杀。她却又偏偏教人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人送外号:“娇阎罗”柳娇儿!
“鄙府安分守己,并未豢养妖邪。”媛肃背生冷汗,恭敬答道。
“哦?那她又是什麽?”
柳娇儿玉指轻轻一指。
“放开我!放开我!……老爷!”
手下押来几位侍女,正是媛府内室的侍女之一。
她穿着小腹开档的裙裳,露出裹着丝袜的美腿,和一根大屌来。
“身爲女子,却生有男性阳物,还如此硕大,不是妖邪……又是什麽?”
“娇阎罗”柳娇儿微微一笑。
开档裙中间门户大开,侍女的大鸡巴随风摆蕩,一览无余。侍女满脸羞得绯红,想要加紧丝袜双腿,遮掩巨屌,但又哪裏遮掩得住?
“哟……竟然如此壮观……”
“比老子的还大……”
三宗五门之人见此奇景,纷纷啧啧称奇。
媛肃亦觉脸上无光,赶紧道:
“禀大人,这是鄙府家传修行之法,所造成的副作用……”
“那不就是妖法?”
铁刀门裴清冷冷地说。
铁刀门以刀法见长,一刀快过一刀,快刀过处,人还未觉察,便已经死亡。裴清正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人送外号:“冷刀”裴清!
“大人,此法虽颇爲怪异,但于人无害,亦不伤人,仅仅是修身养性之用……”
“大哥,这是怎麽回事……”
“大哥!这些人干什麽!别欺人太甚!”
“大哥!这是……”
媛肃还未说完,三宗五门已经又抓来大批府上男女。
甚至连媛箐、媛慎、媛霏三人,也都被执了过来!
“三妹!四弟!五妹!”
“唷——还真是全府妖人啊,瞧瞧,瞧瞧!小女子都没眼看了!”
柳娇儿遮住小嘴,再次开口道。嘴上害羞,眼裏却全是幸灾乐祸的笑意。
“这不是媛家三小姐嘛!多年以前,就连我也曾仰慕媛家三小姐的美貌,动了上门提亲的念头。后来不知怎的,三小姐闭门不出,再不见人,还以爲是得了什麽重病……”
“血雨”冯胜看着媛箐的脸蛋,又看看她的身材,乐呵呵地说道。
媛箐此时已换了平常生活装束。内穿细纹柔身袔,外罩绛红流仙裙,乳房肿胀肥美,在袔子下顶出形状,肚子鼓起老高,令仙裙也变成了孕袍。两条丝巾从臂上垂下,巨大的肚子下面,还拖着一条堪比腿粗的恐怖大屌,从裙上云门中冒出,在两腿前方一晃一晃的,滴下新鲜精液来。即便在一衆府上男女中,也显得最爲吸引视线。
“娘亲……外面怎麽了,怎麽这麽吵?……”
媛箐的肚子裏传来小小的、瓮声瓮气的娃娃音。
“嘘!别出声!燕莘,安静,别动,别出声!”
媛箐用喉音小声警告腹中的女儿。
“瞧瞧这媛家三小姐,如今成了什麽模样。媛府上下,果然全是妖人!”
“血雨”冯胜满脸笑意,眼睛却不断在媛箐淫蕩的身体上上下扫视。
“唯有腿上那袜子……倒还有点意思……”
柳娇儿柳腰一颤,笑嘻嘻的,只顾盯着衆人两腿上丝袜观看。
“大人……我们媛家不出门,不害人,行走江湖,也多行善举,诸位大人兴许也有所耳闻。府中虽有出格,也还请各位大人高擡贵手……”
媛肃心知不妙,但也咬紧牙关,恳求饶恕。
“满府妖人……你觉得,我们会放过吗?”
“冷刀”裴清冷冷地说。
“那只好得罪了!弟妹们,快逃!”
媛肃大喝一声,身形急闪,突然朝冯胜扑去!
冯胜脸挂冷笑,不闪不避,待媛肃沖至跟前,突然手掌一翻,一个闪身,两人交错而过。
媛肃站立两秒,突然喷出一口鲜血!
“媛府武功,也不过如是……”
冯胜举着手掌,淡淡地说。
“大哥!”媛霏大叫一声,已经挣脱门人束缚,双臂一挥,向冯胜扑去。
“急甚麽?你们都一样。”
一个娇滴滴的声音突然在媛霏耳畔响起,媛霏回身一掌,软绵绵的,也不知击中什麽物事,自己反倒推了两步。气息一滞,竟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“唷?还有点本事,比那个当家的,似乎还强上一些?”
柳娇儿似笑非笑地说。
“冷刀”裴清大喝一声:
“带走!”